www.cabet288.com:山长、龙鞭、密告:南昌百年豫章书院里的“权力游戏”(7)

时间:17-11-02 09:06 责任编辑: 来源:www.cabet288.com 点击:

 
但多位学生称,关烦闷室堪比禁闭,并未有人开导。
 
从烦闷室里出来,学习生活才步入正轨。学生每天早晨五点半起床,开始上课、训练和劳动,到晚上7点看新闻联播。每周一三五,晚上还要开总结会,在总结会上打戒尺。
 
平时的违纪行为由学长和议员记录,什么错误打几下戒尺,也由学生干部说了算,报给教育中心后,领导签完字才能打。“2016年那会儿管理比较混乱,记十几二十下很正常。”一位学生说,今年比较规范,戒尺一次只记三五下。
 
打龙鞭的建议权则被收到教官一级。如果学生犯了大错,得由教官写书面报告呈交给山长吴军豹,山长批复后下发通知,打电话通知家长,得到家长允许后,方可执行。
 
真有家长同意打龙鞭。裴小龙回忆,他就读书院时,有个南昌本地的学生,从书院出去6天就被送回来了,一回来,家长主动申请让山长打龙鞭,开口就是二十下。“学校都看不下去了,后来减到六龙鞭。”
 
在豫章书院,打架、袭击老师、逃跑和谈恋爱都属于挨龙鞭的大错。其中,男女生之间任何交往被归结到“谈恋爱”范畴中,小到传纸条、说话,大到勾肩搭背”等行为,都是重大错误。“但当上议员之后,跟女生传个纸条,说个悄悄话,也没有人管。”裴小龙说。
 
当上议员或学长,则意味着受到戒尺惩戒的可能性小了很多,这也成了学生们的短期目标与动力。议员时常会在老师办公室里帮忙打印文件,“几乎所有的议员都挂过QQ”,裴小龙说。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www.cabet288.com:山长、龙鞭、密告:南昌百年豫章
  2. 高低相差70余万 谁是大学里的“富教授”?
  3. 王全安的尴尬
  4. 资本搅动P2P行业格局重塑
  5. 莫西子诗:回归彝人原野
  6. 乌戈和他那40个艳丽而沉默的小丑
  7. 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艺术众筹
  8. “这世上没有永恒的好设计”
  9. 极简中式风
  10. 官员退学“EMBA” 商学院教育被指“奢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