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太多投资决策权掌握在政府手里 这不正常

时间:14-09-16 03:49 责任编辑: 来源:新闻评论 点击:

张维迎表示,一个国家长远来看,靠地方政府发展经济是不健康的。我们太多的投资决策权掌握在政府手里,这是不正常的表现。

  7月11日下午,“对话张维迎:企业家精神与中国经济转型”读书会在京举办。读书会上,张维迎强调企业家是经济增长的“国王”,在中国经济面临转型的当下,充分发挥企业家精神尤其重要。政府应该创造平等的环境,树立企业家信心,让中国经济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

  谈当下经济

  提及对目前中国经济形势的看法,张维迎认为中国经济会有一些麻烦,不会那么顺利,这个是无法避免的。其中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趋势性的原因,中国过去的高增长主要靠后发优势,借鉴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而现在后发优势在逐渐消失。

  “我们必须老老实实承认这一点,按照经济趋势,GDP总是增长8-9%不太可能,以后可能变成5-6%。如果中国经济未来十年或者二十年,经济增速在3%左右,意味着是正常的经济。”张维迎谈到。

  第二个原因是凯恩斯主义刺激政策导致的问题,影响经济增长。按照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任何一个投资最终都要有人买单,而买单的都是最终消费者。最后没人买单时,危机就会出现。过去,我们靠投资来维持经济增长,政府主导的好多投资不考虑谁买单,投资1000亿,就产生了1000亿的GDP,但是生产出来的东西谁要,政府不管。

  张维迎建议中国的企业要做好准备,经济会有一些大的困难,会有一批企业要死掉。

  谈企业家

  既然靠投资拉动的刺激政策并不可取,那么我们目前应该如何让经济恢复健康增长?“现在让企业家有信心是非常重要的。”张维迎解释道,企业家判断未来要看很多信号,不能被错误的信号误导。一般情况下,80%企业家判断是正确的。如果80%企业家判断错误,那就会发生经济危机。那么,为什么突然间所有人同时犯错误?那就是有一个信号错了,这个信号最主要的就是货币政策,比如利率很低,大家都去投资,最后就会出问题。

  张维迎谈到,中国必须发挥每个人的聪明才智,挖掘企业家精神。我们不知道下一秒谁成为企业家,20年前我们谁会想到马云会是企业家?但是现在他是最伟大的企业家。

  “我们不应该掩盖我们的问题,我们之所以改革就是因为我们有问题,我认为无论是企业家还是政府官员都应该更坦诚一些。”张维迎谈到。

  国有企业的管理者算不算企业家呢?

  “国企的管理者一定有企业家精神,具有企业家素质,但是从制度上讲,我们不能叫他们企业家,因为他们不承担经营风险。”

  两年前因“非法集资”被判死缓的浙江女商人吴英,已经被改判为无期徒刑。张维迎谈及此事,表示很高兴吴英被改判。

  “我们应该对过去这些年的冤假错案进行纠正。给企业家树立信心。我们当年重新树立信心,也是从平凡冤假错案开始的。希望有更多的冤假错案得到纠正。大家的情绪就会发生变化,信心会恢复。”张维迎建议。

  谈产权

  有一种观点认为,对于大型国有企业来讲,产权没有那么重要,公平的竞争市场可能更重要。张维迎认为,产权对任何人都很重要,有些专家学者认为产权不重要,那就问一问:你写的文章,写的书,不要写你的名字,写别人的名字行不行?产权是企业家成功的保证和证明,产权让社会有安全感。

  谈功利主义

  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各级政府都把GDP当成最重要的发展目标。张维迎对此表示,中国过去的改革都太功利主义,无论国有还是民营,都是从经济发展角度考虑问题。我们有很多问题是不能从功利角度考虑的,比如拆迁,看我们中国多厉害,印度人要修路多难啊,没法拆迁,我们中国,如果你不同意拆迁,推土机给你推了就行了。

  “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吗?为了修路就不顾及基本人权吗?人在最落后的时候,穷的时候,有些东西确实不重要。但现在我们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我们不应该再用过去功利主义思想去思考我们的改革。”

  谈民众观念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经济增速掉下来是总理的责任。张维迎认为,民众的观念应该改变,经济增速下滑是每一个人的事情。美国人也关心经济增长,但是他们不会定一个目标,拼了老命也要达到。我们每个人的观念都应该变化,经济增速掉下来,达不到目标,不是总理的责任。如果大家把这个责任都压给总理,当然他受不了。拼命也要把速度搞上去。

  目前中国出现好多地方统计数字造假,很多地方的GDP是不真实的。一开始努力把经济增长速度做上去,如果做不上去,就把数字做上去。有句老话叫做“我们没有办法改变温度,但是我们可以改变温度计”。如果我们把高温归咎为领导人的责任,那么我们最后只能改变温度计。普通人认识事物的观念要改变。

  如何改变普通人对政府的期待呢?很多人会把过多的责任归到政府。比如投资买股票,亏了赚了都是个人决策。但是在我们国家,股票买亏了也要闹事,要求政府要负责。为什么呢?

  张维迎分析,其中一个原因是政府过去把事情揽的太多。公司上市要有各种审批,政府审批就有了责任,你认为这家公司合格,我才会买,出了问题政府当然要负责。

  一方面政府要改革,不要管那么多;同时中国老百姓也要认识到对自己行为负责任,这是一个相互的过程。

  谈政府

  有很多人认为,在政府与企业的关系中,大的科研、创新项目是需要政府支持的。张维迎明确提出反对政府用各种政策支持一部分企业,因为这种政策一定是歧视性的,一定是给了某些企业特权。现在好多企业拿了政府科技创新的钱,不去做创新,做了其他事。而谁能拿到这些钱呢,也有很多技巧。比如说靠关系,报告作假等。

  “在企业创新过程中,政府没什么角色可承担,创造一个平等的环境就好了。”

  同时,他认为政府的支持必须是普遍性的,对所有人都应该是一样的,而不是政府有一种特殊偏好,只有少数人可以满足。

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www.cabet288.com:山长、龙鞭、密告:南昌百年豫章
  2. 高低相差70余万 谁是大学里的“富教授”?
  3. 王全安的尴尬
  4. 资本搅动P2P行业格局重塑
  5. 莫西子诗:回归彝人原野
  6. 乌戈和他那40个艳丽而沉默的小丑
  7. 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艺术众筹
  8. “这世上没有永恒的好设计”
  9. 极简中式风
  10. 官员退学“EMBA” 商学院教育被指“奢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