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靠陆地 面向海洋

时间:14-09-16 03:51 责任编辑: 来源:新闻评论 点击:

  习近平总书记在访问塔吉克斯坦、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之后,继续访问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和印度之旅。此次访问安排同时展现了推进“陆上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议程,访塔和上合峰会的主题之一是“陆上丝绸之路”,访马和斯的主题之一是“海上丝绸之路”,访问印度同时涉及这两个主题。这一安排呈现了这两个议题之间互相关联、互相补充、互相支持的辩证关系。

  近年来中国周边的压力主要来自于海上,东海问题和南海问题构成了周边外交中两个最大的挑战。这两大问题背后,是以全球资本主义体系为基础的海洋帝国的兴风作浪。对于中国而言,这种来自海洋的霸权压力并不是新问题,而是十九世纪以来一直面临的基本课题。晚清时期面临“列强环伺”的格局,即同时在海洋和内陆方向面临压力和危机,曾有过“捐西守东”还是“捐东守西”的战略争论,正是在这些争论过程中,当时清政府着力经略西北,包括在新疆设立行省。今天的中国早已不是一个多世纪以前的中国,但究竟以怎样的方式应对海洋霸权压力的问题,仍然存在。

  “陆上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设想的同时提出和推进,呈现的是依托陆地、面向海洋的综合性思路。近年国际格局和周边形势的新变化,进一步强化了这一走向。由于近年压力主要来自海洋方向,仍然从海洋方向着手应对海洋压力,以硬碰硬,并非上策,同时内陆方向以上海合作组织十余年合作经营为基础,周边关系日益协调,因而依托陆地,进一步朝向陆地拓展友好合作关系,以提供缓冲海洋压力的基础,自然成为首要的战略。最近一段时间,美欧国家以乌克兰问题为契机,向俄罗斯施加了很大的战略压力,迫使俄罗斯强力回应,克里米亚归俄,目前双方仍然处于制裁与反制裁的角力过程中。这一重要变化为上海合作组织国家合力推进“陆上丝绸之路”建设,提供了加速前进的强大动力。

  同时中国决策者并没有因为海洋方向压力增大而放弃开拓新局面的努力。“海上丝绸之路”的提出,抓住西太平洋东海方向与南海方向的问题的差异,寻找到了合适的突破契机。与东海方向比较强硬地应对不同,中国借助此前二十余年来与多数东盟国家之间建立的良好关系,一直以富有弹性的方法协调与东盟之间的关系,在南海问题上有刚有柔,一直留有相当余地,这是“海上丝绸之路”可能提出的最为重要的基础。以此为基础,与马尔代夫、斯里兰卡等国在海洋上的友好合作的良好前景是可以期待的。

  海上与陆上丝绸之路建设的有趣之处在于,陆地方向的关系拓展因为时刻与沿路各地人事发生关系,需要在每一处地方建立与当地人们的良好关系,不然寸步难行,特别需要各方平等参与,因此即使相关各国都希望推进陆上丝绸之路的建设,仍然需要倡议者虚心待人,注意尊重沿途区域已有秩序,以最大弹性促进合作;而海洋方向虽然压力颇大,但由于海洋有着广阔的公海,道路延伸并不像陆地那样涉及复杂的主权关系,反而可以更多地发挥倡议者的作用,更为积极地召唤和邀请沿途国家的参与和合作。

  无论是海上丝绸之路还是陆上丝绸之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以合作为重,抛弃以往海洋帝国那种将自身触角的扩展视为势力范围扩展的做法,致力于平等互利关系的建构。对于中国,无论在海洋方向,还是在陆地方向,对于自身影响力的扩张都应是极为谨慎的,不仅要时时顾及友邻的反应,而且要清晰地意识到自身能力的限度,例如,对印度洋这一全球主要战略通道没有必要持过于积极的态度,而应以良好合作为主要目标。

(责任编辑:DF127)

    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www.cabet288.com:山长、龙鞭、密告:南昌百年豫章
    2. 高低相差70余万 谁是大学里的“富教授”?
    3. 王全安的尴尬
    4. 资本搅动P2P行业格局重塑
    5. 莫西子诗:回归彝人原野
    6. 乌戈和他那40个艳丽而沉默的小丑
    7. 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艺术众筹
    8. “这世上没有永恒的好设计”
    9. 极简中式风
    10. 官员退学“EMBA” 商学院教育被指“奢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