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为何君称不再识?

时间:14-09-16 03:51 责任编辑: 来源:新闻评论 点击:

  喷泉水在阳光中闪烁,现场弦乐伴奏响了起来。充满英式风情的半岛酒店,开始了最负盛名的下午茶时间。

  这里是中国香港的地标之一,位于尖沙咀。客人们排队等待,在英式制服服务生的带领下鱼贯入场。“这些穿球鞋短裤的内地客怎么也能进来,刚才有几个穿拖鞋的鬼佬(外国人)都没让进呢。”Wendy努努嘴,“以前可不是这样。”

  半岛酒店的着装要求是Smart Casual(正式休闲装),这一超过半世纪的规定如今已然淡化。但对于中产以上阶层的香港人来说,这和用英文名称呼别人一样,是必须而自然的。

  四十来岁的Wendy打扮低调而精细。她有自己的咨询公司,多年前已到内地大学当客座教授,近几年也不时到中国台湾教学,每年还有几个月在澳大利亚和欧洲度过,香港成了她中转停顿的地方。

  “香港早就不是我认识的香港。” 她说。

  马照跑,舞照跳,为何君称不再识?

  香港的泛边缘化冲击

  这些年部分香港人不太开心,理由不外乎几点:房价太高、工资涨太少、“自由行”人太多、好学校难进、生活压力太大。中产感觉自己最惨,年轻人说望不到前方。这些国际大城市或多或少都有的问题,近年在香港却逐渐累积成社会普遍的怨气。

  “香港人觉得压抑。”香港政务司前司长唐英年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说,“社会争吵多了很多,气氛低迷。”

  香港房价已经到达历史最高,甚至有脱离地心引力不会下跌的说法。香港特区差饷物业估价署数据显示,今年6月份,港岛40平方米以下私人住宅单价接近12.7万港元,九龙超过10万港元,最便宜的新界也逼近9万港元。

  最近有香港女医生打电话到电台诉苦,称她和她律师男朋友准备结婚,但买不起楼,一时坊间应声者众,怨声一片。

  “士多(小商店)变药房,金铺多过米铺,社会有了转变。”作为自由行政策的重要推手,唐英年见到了副作用,这是2003年受SARS(非典)打击后他们向内地要求这一政策时并没有预见的。

  自由行逐步开放推进,当年,唐英年将中国所有城市的人均GDP按序排列,前面49个城市便成了如今开放自由行的城市。他透露,当时中央领导曾担心,自由行会增加香港犯罪率,结果自由行却是最守法的游客。

  香港依然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城市之一,但市民抱怨内地游客买高了楼价、买光了奶粉,抢走了原本属于他们孩子的学位,甚至抢走了香港永久居民的身份和背后的福利资源。

  “自由行为香港带来了很多就业机会,可以说每个家庭都和自由行有关,我们不能得到所有的好处,却不付出任何不便。”唐英年称。

  香港人面对的冲击远不止自由行。一位央企在港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香港人的生活这些年并没有随着内地共同进步,内地人的生活这十来年眼花缭乱的变化,香港人没有感受,香港的泛边缘化给他们的心理带来了冲击。

  对香港人Louis来说,这种感受尤其明显。Louis供职于内地某上市公司香港办事处,每周五个工作日有四天他都要从香港到深圳工作,往返的交通时间便近4小时。

  让他感到更为不满的是,眼见着内地人的工资不断上涨,港元相对人民币贬值,香港人的收入已经没了优势。“企业当然愿意请我们(香港人),一是付出的溢价不再明显,二是香港人的职业素质仍有保障,他们才不管我们上班有多辛苦。”Louis告诉本报记者。

  年轻人的不满感尤为明显。寻找集体回忆、责怪地产霸权,成为一代香港年轻人的共同标签。近日一项针对青年快乐指数的调查发现,亚洲十个地区中,香港青年快乐指数排在倒数第三,在满分10分的打分中只有6.4分,其中两成香港青年将对前途的忧虑视为压力主要来源。

  种种内耗令政商界精英厌倦

  不愿点火头,怨气却在逐步积累。

  新一届特区政府饱受压力,唐英年看到,不少香港人用怀疑的眼光看政府。

  社会的撕裂体现在每个人的生活中。小部分人的声音可以被放得很大,反对发展新界东北、“占领中环”,这些声音通过媒体放大成全社会的公众议题。

  沉默的大多数亦各有看法,香港人之间意见的分歧从未如此明显过。公务员Anna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和朋友讨论社会话题,经常讨论到最后便成了争论,“再讲下去连朋友都没得做。”

  据新华社报道,8月17日下午,香港社会各界逾19万人参加了由“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发起的“和平普选大游行”,表达各界落实“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依法实行普选的愿望和诉求。

  中原地产创始人施永青说,现在香港每个人都被要求表态,不论是会考中学生状元还是明星,都要按照社会定位的一套标准表明态度。

  种种内耗令香港不少政商界精英感到厌倦。香港立法会内各派别“拉布”(议员利用议事程序,通过冗长演说辩论延迟议案表决),立法会和特区政府之间拉锯,只要涉及到发展便有极大阻力,而香港的廉洁声誉更因多起高层贪腐案件蒙污。

  史美伦说,几年来社会讨论的都是同样的话题,社会发展受拖累,大家都感觉很累。“希望过了这个坎,以后大家会慢慢恢复过来。”

  在消极的情绪中,回想当年的人开始增加,有些时候这种想当年的比较简单到几近幼稚的地步。一位朋友的羽毛球香港教练,埋怨球场失窃情况多,而港英时期就几乎没有。

  对于有些年轻人怀念当初,史美伦感到啼笑皆非。“那些人那个时候还没出生,那些学生怎么知道港英时候好呢?”

  对于这种微妙的情绪变化,上述央企在港负责人觉得,这是因为英国治港时强调了其贵族身份,现在港人治港则强调平等。“因为你不是所谓的贵族,对你产生的怨气和误解就更明显,而对英国贵族们的怨气就可以忍在肚子里不发作。”

  骊歌再唱?

  低迷的氛围、厌倦的情绪、各阶层的撕裂,让人们越来越不耐烦。是否离开,从去年年中开始,成为一些香港人挂在嘴边的新话题。

  特区政府辖下的香港电台去年10月制作播放了一期《骊歌再唱》的专题片,主题是“九七回归”前的移民潮,又有回潮迹象。

  移民台湾一度被媒体热炒。每年有几个月在台湾教书的Wendy说,确实见到不少香港人去了台湾,台湾因为语言和文化的相近,成为香港人新的移民地。

  然而特区政府去年11月特别澄清,港澳居民去年1~9月获得台湾定居许可的人数为486名,比2012年同期的567名还下跌了14%。

  特区政府保安局向《第一财经日报》提供的数字显示,去年全年香港居民移民外国的估计人数为7600人,和2012年持平,香港人移民的主要国家仍为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

  “有一些朋友开始讨论移民,”从加拿大回流至港的Anna告诉本报,“但是能去哪里?只有出去过的人才知道,香港才是最适合的地方。”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www.cabet288.com:山长、龙鞭、密告:南昌百年豫章
  2. 高低相差70余万 谁是大学里的“富教授”?
  3. 王全安的尴尬
  4. 资本搅动P2P行业格局重塑
  5. 莫西子诗:回归彝人原野
  6. 乌戈和他那40个艳丽而沉默的小丑
  7. 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艺术众筹
  8. “这世上没有永恒的好设计”
  9. 极简中式风
  10. 官员退学“EMBA” 商学院教育被指“奢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