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西子诗:回归彝人原野

时间:14-09-16 08:44 责任编辑: 来源:新闻评论 点击:

  [ 离开选秀舞台后,莫西子诗似乎要抛开那些流行化了的光鲜符号。四个童年故事,加上12首音乐,就是综合了文字、绘画、音乐的新专辑《原野》。 ]

  [ 自2010年在录音室偶然相识,莫西子诗与窦唯就成了合作最为密切的朋友。窦唯给了莫西子诗很多音乐上的影响。 ]

  [ 当莫西子诗在舞台上赤足站着,与乐队一起演奏口弦、克西竹尔、陶布舒尔、巫毒鼓等彝族民间乐器时,一个古老遥远的时空被召唤至眼前。 ]

  身形瘦小的莫西子诗光脚站在麻雀瓦舍舞台上,白T恤,黑长裤,抱一把吉他。场内站着的七八百人,听他说了一句“今天晚上很多人在等这首歌”,立刻欢呼雀跃起来。当《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的第一声吉他和弦响起,全场沸腾。从头至尾,台下跟着莫西子诗的每一句歌词,声嘶力竭地大合唱。

  9月8日中秋节这一天,莫西子诗筹备了四年的首张专辑《原野》正式发行。与此同时,他与乐队开启了首次漫长的巡演,继北京之后,一路前往南京、杭州、宁波登台,并于9月20日抵达上海浅水湾艺术中心。

  半年前,一首《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让莫西子诗成为《中国好歌曲》舞台上石破天惊的声音。隐忍、浓烈而深情的音乐,由平静至爆发的唱腔,配上诗人俞心樵的诗句“我们只是打了个照面/这颗心就稀巴烂”,让莫西子诗的音乐和生活一时成了热点。但在新专辑《原野》中,他没有收录进这首爆红网络的歌,就连他最早创作、被吉克隽逸唱红的那首由彝语歌《不要怕》也没有收录其中。

  离开选秀舞台后,莫西子诗似乎要抛开那些流行化了的光鲜符号。他刻意地回避光环,回归自我,保持音乐的纯粹度。《原野》是质朴低调的,藏青色暗花布做封面,水墨画家熊亮根据音乐画了几幅抽象的水墨插画,莫西子诗的四个童年故事,加上12首音乐,就是一张综合了文字、绘画、音乐的唱片。

  “这张唱片都是些彝语,咿呀的呓语和纯音乐。我给专辑的几个关键词是自由、原始、狂野,包括我所说的原野本身,我把脑海中的画面赋予在音乐中,当音乐呈现出来的时候,我也希望这些声音又能在听者的想象中形成他们自己的画面。”莫西子诗为专辑写下这句序。

  《中国好歌曲》所带来的关注度仍在他身上延续。对他来说,走红不是束缚,而意味着更多的自由度,“我真正打开了思路,也更有信心继续做音乐。”

  北京麻雀瓦舍首演那天,逼仄的旧工业厂房内挤满了乐迷,二楼的通道、楼梯上也全是人影,演出后的签售队伍一直排到大门外。莫西子诗像一位音乐巫师,一边唱一边演奏吉他、口风琴、口弦和框鼓,北京躁动的深夜被他的音乐渲染为一片空阔无边的自由原野。

  野路子的音乐人

  最近,在文艺青年聚集的豆瓣音乐,莫西子诗是排名第一的音乐人。在虾米音乐网站,他的新专辑试听也已经达到130万次。

  如果不是参加《中国好歌曲》,《原野》会更早面世。是否参加选秀节目,曾是困扰过他的问题。但现在,热潮过去,他在最恰当的时机完成了期待四年的心愿。

  在《原野》里,莫西子诗想要抛开文字和声音的束缚,就像彝族人面对音乐时的态度那样自由,“原野代表的不是一个景象,而是一个很自由、很原始,很有想象空间的状态。”

  四川大凉山是彝族青年莫西子诗的故乡,也是吉克隽逸、“山鹰组合”等彝族歌手的故乡。早在1912年,德国领事弗瑞兹魏司和夫人就曾深入探访这个边远之地,在他们的日记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关于当地彝族音乐的,“当歌声响起,彝族人黑色的眼睛闪闪发光,随着歌声一起狂呼呐喊……我们好像触摸到了这个陌生部落的灵魂。”1939年,俄罗斯作家顾彼得到访这个“神秘之地”,在峡谷中听到“天鹅绒般的音质和钻石一样清澈与纯净的声音”,认为自己发现了世界上“第二个卡鲁索”,“我们慢慢前行,每分钟都停下来听那令人魂牵梦萦的歌声。直至今日这歌声还萦绕在耳边,我真的认为这是一个音乐上的重大发现。”

  莫西子诗从没学过音乐,试图跟他谈论音乐也是没有答案的事,“彝族人从来不提‘音乐’这个词,没有那么概念化,也没有音乐的结构的说法。甚至彝族人没有什么音乐的概念,那就是我们生活的一个部分。”

  从小,莫西子诗跟着哥哥姐姐下地插秧、上山玩耍、坐大巴车去县城,总能在各种场合听到各种即兴的歌声,“彝族人世代生活在山里,接触最多的就是大自然,有时在山里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呐喊,就随意地唱起来。在彝族年和火把节,大家都会载歌载舞祭神、祭田、祈年丰收。平时亲戚、邻居有喜事,结婚、生子、盖新房,大家也会弹一些口弦、月琴、马步这样的民族乐器,随性哼唱。”

  初中开始自学吉他的莫西子诗,琴艺算不得精湛,至今不认识五线谱和简谱,“我走上创作这条路,纯属偶然。”

  山里的孩子对大城市总有色彩斑斓的想象。莫西子诗还记得,小时候只要接待了外面来的游客,总对别人的服装和谈吐好奇,就连普通话都是无比好听的。游客们走了,孩子们总要伤心落泪,更触发对外面世界的向往。

  2007年,莫西子诗独身到北京闯荡。日语导游、幼儿家教、翻译、做手工艺品摆摊售卖,为了生存什么都做。有时在天寒地冻的下雪天,站景点外面等客人,实在太冷,就踢毽子取暖,竟练就出一身好技术。“做了好几年导游,觉得再做下去也没意思,薪水少,也没进步,有点退缩。”他想过回老家教书。

  沮丧彷徨时,他常常去野孩子乐手马雪松在鼓楼开的杂货铺里跟一帮音乐人待着。有一次,大家围坐一圈轮流弹琴唱歌,轮到莫西子诗,他接过吉他,即兴弹了一曲。马雪松惊诧这首彝语民歌竟然那么动听,事实上,这只是莫西子诗平日经常瞎哼的一种方式。这首即兴弹唱的《不要怕》随意录了个小样,“山鹰组合”成员瓦其依合意外听到,将其收入自己专辑中。再后来,《不要怕》被吉克隽逸唱红。

  “写了这首歌之后,觉得做音乐的感觉有点意思。”莫西子诗开始尝试慢慢创作,“有的时候,我弹个小乐器,就完全可以放开思路,跟着无处不在的音符去想象,非常自由。音乐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www.cabet288.com:山长、龙鞭、密告:南昌百年豫章
  2. 高低相差70余万 谁是大学里的“富教授”?
  3. 王全安的尴尬
  4. 资本搅动P2P行业格局重塑
  5. 莫西子诗:回归彝人原野
  6. 乌戈和他那40个艳丽而沉默的小丑
  7. 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艺术众筹
  8. “这世上没有永恒的好设计”
  9. 极简中式风
  10. 官员退学“EMBA” 商学院教育被指“奢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