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培炎谈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四条路径

时间:14-09-16 03:48 责任编辑: 来源:新闻评论 点击:

  7月17日,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方首席代表曾培炎在新加坡“慧眼中国环球论坛”2014年年会发表演讲,阐述他对中国经济发展与改革的观察,并对中国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提出了四条路径:一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二是经济结构再平衡;三是深化体制改革;四是中国经济再融入世界经济。

  曾培炎说,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新兴经济体表现抢眼,中国一时间被大家塑造为拉动世界经济复苏的主要动力。2010年以来,中国GDP增速十多个季度下行,分析家开始担忧中国经济的可持续性,有些人甚至认为中国经济即将“崩盘”。未来中国经济究竟向何处去?成为当下时髦的话题,对于管理经济的决策者、探究规律的经济学家和寻找商机的企业家,都具有一种吸引力。

  曾培炎认为,中国经过30多年的发展后,支撑经济高速增长的一些条件发生了变化,人口红利递减,资源环境约束趋紧,外部需求趋弱,再加上经济总量基数增大,未来潜在经济增长率下降是必然趋势。曾培炎说,世界经济发展的实践表明,一个国家经历经济快速起飞的阶段后,就会进入一个相对稳定的增长期。亚洲、拉美的很多国家经过20年左右高增长后,经济发展变得缓慢甚至停滞,有时还伴随着收入差距拉大、社会矛盾凸显等问题,这就是所谓“中等收入陷阱”。而现实是只有少数国家跨过了这个阶段,更多的国家则没有这么幸运。去年,中国人均GDP达到6747美元,成为典型的中等收入经济体。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是摆在中国面前一个极具挑战的难题。

  曾培炎说,中国领导人对这种风险有着清醒的认识,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增速换档期”,应更加理性地看待经济发展的速度,并将此称为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强调更加注重经济发展的质量,努力探索从传统发展模式向新发展模式转变的新路径、新动力和新方向。曾培炎认为,中国经济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至少需要经过上述提到的四条途径。

  关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曾培炎认为,从投入产出的角度看,中国过去经济增长主要是依赖大量的能源资源消耗、廉价劳动力和土地供应。时至今日,随着资源环境压力的加大,人口红利的逐步消失,这种粗放型的发展模式已难以为继。根据一般增长理论,中国到了一个需要更大发挥技术进步在经济增长中作用的阶段,应该把提高劳动生产率作为主攻方向,更多依靠创新和人力资本实现价值创造。

  中国政府提倡并正在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强调科技创新、管理创新,大力发展知识经济,致力于建设创新型国家。探索建立一套有效的激励机制,确立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着力保护知识产权,更多地让科研人员分享对创新成果的权益,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同时,加大科技人才培养和职业教育培训力度,增加研发投入比重,提高科研成果转化率。目前中国研发投入占GDP比重已达2%左右,总量仅次于美国 。新加坡强调人才立国,转型发展的实践十分成功,很多好的经验值得中国借鉴。

  中国劳动者素质近年来不断提升,新增劳动力平均受教育年限达10年以上,每年有700多万大学生毕业,比 10年前翻了一番。虽然廉价劳动力的人口红利在减退,但高素质劳动人口的人力资本新红利正在形成,这为国家创新战略的实施提供了良好基础。这些高素质劳动者充分就业,还将会形成庞大的中等收入群体,无疑将扩大国内消费市场。如果说,以往中国经济发展靠的是“物的投入”,那么未来就必须“以人为本”。

  曾培炎在谈到经济结构再平衡问题时说,当代中国经济管理者先后经历了两种烦恼。30年前,商品供不应求,必须想方设法加快生产。30年后,面临产能过剩,又开始研究如何“去产能化”。这反映出市场供求总量的巨大变化。曾培炎认为目前的过剩是相对的,主要是一般加工业的过剩,如过去重点发展的重化工、钢铁、装备制造、煤炭、初级产品等,这些市场已经趋于饱和。但是高端制造业、新能源、环保产品,以及金融、物流、信息、教育、健康养老等现代服务业仍然短缺。譬如,IT产业所必需的集成电路,近年来进口额已开始超过原油,成为中国第一大进口商品。服务贸易逆差超过1000亿美元。第三产业占GDP比重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20个百分点的差距。这说明,中国还需要推动产业结构的再平衡,加速 “优二进三”进程。“优二”是指优化升级第二产业,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 ,加快先进制造业发展。“进三”是指积极推进第三产业,加快生产性服务业和消费性服务业发展。

  与此同时,中国经济在空间结构上也需要再平衡。中国东部沿海地区特别是大城市,跨入了高收入行列,但同时也遇到土地和环境瓶颈,而中西部地区特别是农村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仍相对落后。为此,产业梯度转移和城镇布局调整成为了政策选择。中国政府在东部沿海打造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三个增长极的同时,致力于东部产业向中西部转移。实施新型城镇化战略,降低特大型城市负担,通过产业集聚和人口集聚带动中小城镇发展。推进“美丽乡村”建设,从水、电、气等基础设施改造着手,改善农村生产生活环境。产业结构与经济布局这两大调整相互交织,将会催生众多新兴产业和新兴城市,它们将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

  曾培炎在谈到深化体制改革时说,经济发展需要改革来释放动力与活力。30多年的改革推进到现在这个阶段,遇到的阻力和难度越来越大,涉及更为深刻复杂的利益调整。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充分显示了中国领导层推进改革的坚定决心。改革将以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目标,更加注重顶层设计。经济体制改革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依然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方向,核心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为此,中国着力建立企业自主经营、公平竞争,消费者自由选择、自主消费,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的现代市场体系。凡是能由市场形成价格的都交给市场,推进水、石油、天然气、电力、交通、电信等领域价格改革。国务院推行管理方式变革,重点是放松管制,降低市场准入门槛,从“事前审批”向“事中事后监管”转变。与此同时,政府致力于向社会提供更多更好的公共产品,推动公共服务均等化,健全市场监管职能,打造透明廉洁的行政体系。

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www.cabet288.com:山长、龙鞭、密告:南昌百年豫章
  2. 高低相差70余万 谁是大学里的“富教授”?
  3. 王全安的尴尬
  4. 资本搅动P2P行业格局重塑
  5. 莫西子诗:回归彝人原野
  6. 乌戈和他那40个艳丽而沉默的小丑
  7. 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艺术众筹
  8. “这世上没有永恒的好设计”
  9. 极简中式风
  10. 官员退学“EMBA” 商学院教育被指“奢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