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银行落户上海 定位类似“小世行”

时间:14-09-16 03:48 责任编辑: 来源:新闻评论 点击:

  巴西时间7月15日,金砖国家领导人出席在巴西的福塔莱萨召开为期两天的金砖国家峰会。峰会上发布的《福塔莱萨宣言》(下称“宣言”)宣告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下称“金砖银行”)正式成立,初始资本金为1000亿美元,由五个创始会员国平均出资;金砖银行总部设在中国上海。

  此次金砖国家峰会上还签署了《关于建立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的条约》,其规定五国央行储备总计1000亿美元的应急储备资金,旨在有金砖国家出现国际收支困难时,其他成员国向其提供流动性支持、帮助纾困。

  金砖银行落地上海初始资金千亿美元

  《宣言》决定,金砖银行初始资本金1000亿美元,首期到位资金为500亿美元,五个成员国各自出资100亿美元,之后逐步增资至满额。

  峰会还确立了金砖银行总部设在上海,南非建立金砖银行区域中心。其实,上海作为金砖银行总部的呼声一直很高。早在峰会之前,西方媒体就广泛猜测上海将逐渐成为新兴市场的国际金融中心。“不管从基础设施角度还是中国国内的政策定位以及中国本身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和体量而言,在上海建立金砖银行总部都在意料当中。”一位分析人士称。

  金砖银行首任总裁将由一位印度籍人士担任,五年轮换一次;首任理事会主席(chairman of board of governors)由俄罗斯人担任,首任董事会主席(chairman of the board of directors)由巴西人担任。

  至此,困扰金砖银行的技术性问题已经基本解决,各成员国在金砖银行中的平等权利得到体现。

  金砖银行的定位在于为金砖国家基础色是项目提供融资。据巴西官方估算,金砖国家和新兴市场存在巨大的基础设施融资缺口,其中长期项目的缺口大概是8000美元,另有其他统计口径显示,金砖国家和新兴市场的基础设施缺口是1.4万亿美元,是全球最大的基础设施融资市场。

  应急储备1000亿中国占四成多

  此次金砖国家峰会上还签署了《关于建立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的条约》,其规定应急储备安排初始承诺互换规模为1000亿美元。各国最大互换金额为中国410亿美元,巴西、印度和俄罗斯各180亿美元,南非50亿美元。但这部分资金除非在成员紧急需要注资,其他时间仍然存放在各国央行的储备账户当中。

  条约规定,应急储备安排(CRA)旨在有关金砖国家出现国际收支困难时,其它成员国向其提供流动性支持,帮助纾困。但应急储备安排的建立并不意味着国际储备的直接转移,只有在有关国家提出申请,并满足一定条件时,其他成员国才通过货币互换提供资金。不过应急储备安排尚需等待各国国内审批程序后才能正式生效。

  新兴市场的“世行”和“IMF”

  金砖银行的定位在于为金砖国家(之后还将进一步扩展至其他新兴市场国家)提供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融资。该定位类似于金砖国家的世界银行,后者定位就是为全球范围内的开发项目提供融资,而应急储备安排则类似于IMF在全球范围内的使命,IMF则作为全球国家无力偿还外债情况下的最后贷款人角色。

  一些西方观点认为,金砖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的设立将挑战原有的世界银行与IMF主导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但也有分析人士认为,世行和IMF的代表性不足需要新的机制出现进行补充。

  “大部分国家在IMF和世行中并没有发言权,金砖银行的成立是国际金融体系变革的一部分。”华盛顿经济和政策研究中心联合主席Mark Weisbrot评论称。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相关数据显示,2013年底,全球GDP总量为74万亿美元,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南非五国的GDP总量则接近16万亿美元,占到全球GDP总量的五分之一多,但这些国家在世行和IMF的代表权却远不及此。

  IMF的投票权改革到目前为止只闻“雷声不见雨”,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投票权的提高仍然因为美国议会仍不批准IMF改革决议而得不到落实。

  一位中国学者也客观地对本报记者表示:“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机制均非挑战,而是一种补充,是为避免传统机制在某些时间点失灵给这些国家的经济运行带来困境,或者说是金砖国家集团乃至以后的新兴市场开展自助的金融制度安排,包括亚洲金融危机和拉美金融危机过程中,IMF的救助既不及时也不公平,其严苛的条件甚至导致一些国家错过了最好的救助时机。”有接近官方学者向本报记者评论称。

  中国人民银行评论应急储备安排称,应急储备安排将补充和强化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区域金融安排、中央银行间双边货币互换协议及各国自有的国际储备构成的全球金融安全网;协议的签署具有里程碑意义,是新兴市场经济体为应对共同的全球挑战、突破地域限制创建集体金融安全网的重大尝试,将使全球金融安全网增加新的层次,有助于提振市场信心,联合应对外部冲击,将对促进金砖国家和全球的金融稳定发挥重要作用。

  俄罗斯总统普京则在峰会上表示:“(金砖银行和应急储备机制)的建立将为世界范围内出现大的经济困境提供有效的防御机制,也为全球宏观环境的变化提供了基础。金砖银行将有助于成员国共同开发一些项目。”

  不过也有学者称,不要盲目对两个机制抱有过高预期,“有可能会出现雷声大雨点小的可能,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银行以及应急储备安排甚至包括亚洲储备机制(AMRO)需要联合发挥效应,但现在都还是起步阶段,不过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在新兴市场以及南南合作中的示范效应不可忽视。”

(责任编辑:DF134)

    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www.cabet288.com:山长、龙鞭、密告:南昌百年豫章
    2. 高低相差70余万 谁是大学里的“富教授”?
    3. 王全安的尴尬
    4. 资本搅动P2P行业格局重塑
    5. 莫西子诗:回归彝人原野
    6. 乌戈和他那40个艳丽而沉默的小丑
    7. 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艺术众筹
    8. “这世上没有永恒的好设计”
    9. 极简中式风
    10. 官员退学“EMBA” 商学院教育被指“奢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