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俄军公布现场监控记录 真相半白

时间:14-09-16 03:43 责任编辑: 来源:今日头条 点击:

>

凤凰新闻客户端评论员唐驳虎 众所周知,俄国防部当地时间周一(21日)下午也就是北京时间晚上召开新闻会,公布了一大批猛料。笔者今天白天花了大半天判读资料、对比查证,现在给大家呈现经过去伪存真之后的全面解

凤凰新闻客户端评论员唐驳虎

众所周知,俄国防部当地时间周一(21日)下午也就是北京时间晚上召开新闻会,公布了一大批猛料。笔者今天白天花了大半天判读资料、对比查证,现在给大家呈现经过去伪存真之后的全面解读。

笔者相信,由于俄罗斯离事发地点只有50公里,而且大军压境、严阵以待,技术装备又比乌克兰和乌亲俄武装发达,能探测到的信息最多,俄军基于真实袒露而非故意造谣所发布的信息,可信度要比美军高一些,也比乌克兰两方面的要高不少。如果一些无条件“亲俄”分子连俄罗斯方面公布的信息都不信的话,实在就不明白他们要相信什么了。

而且,连续关注的读者应该都知道,笔者已经发表的四篇文章,对于乌克兰方面时候着急发表的“证明材料”一个都没采纳。因为笔者判断过了——都是做假的。

简而言之,发表的电话录音文件竟然是双声道立体声,而非电话应有的单声道;拍摄的“亲俄武装”转移画面被揭发是在自己的控制区拍摄的。乌克兰借这个机会大做文章,抛洒假材料,这是自然的。但就并不意味着另一方俄罗斯的立场、材料就绝对可信可靠无误。

驳虎之立论,就在于没有预设立场,只看可靠、可信、经得起鉴别的事实资料,然后再依赖于庞大的数据知识资料库推理验证,理清、重建事物之间的逻辑联系。对于乌克兰方面的宣传材料如此,对于俄罗斯方面的材料也如此。

新闻发布会由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操作管理总局局长安德烈·卡尔塔泼洛夫上将主持。

卡尔塔波洛夫上将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由于7月17日马来西亚航空公司波音777客机坠毁,最近出现大量矛盾的信息,因此俄罗斯国防部认为,必须提供俄武装力量总参谋部目前掌握的客观监控资料。”

俄罗斯国防部公布的主要材料是俄空军罗斯托夫(全称是顿河畔罗斯托夫)预警雷达站检测到的事发时马航777飞行航线示意图和附近空域空情,时间是当地时间(乌克兰基辅时间,东三区)7月17日16点至16点30分(俄罗斯使用莫斯科时间,东四区,为17点至17点30分)。

不过,俄军提供的资料大问题没有,小问题不少。

比如这张图和笔者先前所介绍的Flightradar24网站的民航信息大体是一致的,也有不同的地方。我们先看一下俄方提供的他们掌握的民航资料:

先看经过事发现场的3架客机(笔者先前文章就有介绍)。

马航MH17/MSA17

马航MH17或者MSA17航班在俄空军雷达上被编号为0364号目标,民航班机资料正确,俄雷达显示其高度10100米,时速900公里。

但空管系统和MH17自身的对外报告是高度33000英尺——也就是10058.4米,时速是493节——也就是913公里,略有偏差,但在误差范围内。

新航SQ351/SIA351

但接下来从另外一个不同角度尾随并预计将与MH17航线在不同高度层交错而过的客机,其信息就偏差很多了。

这架客机在俄雷达上编号为0363,但看到航班号上的CA351,吓了笔者一大跳,CA不就是中国国航的两字代码么?

国航的客机也经过这里,险些被打下来?当然笔者立刻反应过来,这就是在原先分析文章里提到的新加坡航空SQ351,不是国航CA351(国航也没有这个航班号)。

是英俄转写的问题?英文S是对应俄文C,但英文Q在俄文西里尔字母中没有对应的音符和发音,无法转写。如果是和其他几架的标识一样,用新航的三字代码SIA的话,英俄转写是应该写为CИA,不管怎样,这里确实是搞错了。

起降地点是哥本哈根——新加坡,接下来这个信息俄军正确。

但接下来,执飞的机种俄军认为是波音747,又搞错了!新航执飞这个航班的是波音777,新航机队里面就根本没有747!

三个基本信息搞错了俩,俄军参谋人员这真有你的!

这个报告反而暴露了俄军稀里糊涂、作风稀松的一面,这可是国防部的新闻信息发布会,而且是事发后第三天,各方面细节都至少要核验一番。这样发布,不就是闹笑话么?

不仅如此,俄军雷达测得的SQ351高度是9600米,时速900公里,但事实却不是这样的,这一区域乌克兰空管部门已经公布32000英尺以下禁飞,也就是说客机选择的航道层不会低于9754米。

实际上,SQ351的高度是35000英尺,也就是10668米,即使四舍五入,俄军测得的或者记录的高度也少了整整1000-1100米!SQ351的航速是480节,也就是时速889公里,这个偏差尚可。

印航AI113/AIC113

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www.cabet288.com:山长、龙鞭、密告:南昌百年豫章
  2. 高低相差70余万 谁是大学里的“富教授”?
  3. 王全安的尴尬
  4. 资本搅动P2P行业格局重塑
  5. 莫西子诗:回归彝人原野
  6. 乌戈和他那40个艳丽而沉默的小丑
  7. 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艺术众筹
  8. “这世上没有永恒的好设计”
  9. 极简中式风
  10. 官员退学“EMBA” 商学院教育被指“奢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