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旅游团 那些小而美的清净城镇

时间:14-09-16 08:29 责任编辑: 来源:美食旅游 点击:

出国旅行,你会发现,真正让人留下深刻印象并且恋恋不舍的,往往是那些小而精美的地方,小城小村,那里没有嘈杂的人群,没有喧嚣的商业,游客到了这里,往往会产生就这样一辈子住下去的念头。

德国奎德林堡日光作响 野花跳舞

中世纪小城世界遗产之地

许多德国人来哈茨山一带,大都因为喜欢徒步或者滑雪;也可能,他们是海涅的仰慕者,手里揣了《哈茨山游记》,心心念念着他的“日光作响,野花跳舞”。

而我呢,因为认识出生在哈茨山的路兹。这次他和同为建筑师的太太说要请我去看山北边、博德河畔的奎德林堡,它被联合国认定为世界遗产,城中遍布五彩美丽的木筋房(half-timbered house),是欧洲中世纪小城的杰出典范,也是他生平第一次见到自己父亲的地方。

一千三百多座老木筋房

毫不夸口,我见过世上太多美丽的小城,而奎德林堡第一眼便令我深爱:作为萨克森——鄂图大帝统治期间,东法德帝国(theEastFranconianGermanEmpire)的辉煌首都,作为中世纪繁盛如花的商业要地,如今的它有种大势已去、云淡风清的平静。

一千三百多座登峰造极的德式老木筋房、本地独有的石片墙面、错综复杂的羊肠小巷、文艺复兴的老市场、城堡山上的圣塞万提教堂,三廊式的地下祭室放着国王、王后墓,还藏有无数珍宝……这一切,无不透露出这座静美小城曾拥有过的数百年文化、宗教和政治地位;就是在这儿,萨克森的统治者们会在四月的最后一天,烧掉一片纸做的或者稻草扎的女巫,让她们咆哮着飞往别处,把哈茨山让给夏天的女神, 然后“麦穗儿绿,麦茬儿黄”。

  

原封不动的童话场景

路兹说,他七岁时第一眼看到这里,看到五彩缤纷的木筋房遍布四处,像格林童话的插图,就决定长大要做造房子的。

那天天还没亮,他和妈妈步行数日翻越哈茨山,躲过美苏分界线的盘查,终于来到奎德林堡,来同战后被释放的爸爸会合。多少年后,他还能听见自己的小皮鞋敲打石硌路面的声响,仿佛急促心跳。

一个男人忽然从众多彩色木筋老屋子上的一个窗户里探出头来挥手,满脸泡沫,边剃着胡须,边笑着挥手喊:“早上好啊,我的孩子!”

那是他关于父亲的第一个记忆。

我们站在当年的那幢老屋下张望。多少个清晨过去了,多少个当年的人不在了,多少个像路兹一样生于战乱的孩子长大了,他们去了大城市读大学,或者遇到了大城市的姑娘,又有了自己的孩子。

时间流转,奎德林堡这里却原封不动保存着一个童话般彩色的场景,以及童年时温暖过、并将永远温暖他们的镜头:天亮了,战争过去了,美丽而结实的木结构老屋子,笑着在窗口剃胡子的爸爸。

  

TIPS:

奎德林堡位于德国中部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地处哈茨山的北麓,临近博德河畔。历史上这里曾是东法德帝国繁盛的首都。城中遍布无数漂亮的德式半露木结构老屋,被建筑师称为“木筋房的立体百科全书”。

来奎德林堡可以自驾,也可以坐火车直接到达,周末车票比较优惠,有诸多折扣。

沉睡几世纪的小山城

清莱府的拜县(Pai)其实离清迈不远,200公里不到,却要3个小时车程,因为一路都是山道,修得虽好,但蜿蜒得厉害,幸而窗外有青山,山上有美树,微凉的风从峡谷那边吹过来,吹落一地黄花。

拜与其说是个县城,倒不如说是个小镇更来得形象,只有一条主要的街。长途汽车站就在最热闹的十字交叉口,边上是个小寺庙(WatKlang),立着金顶佛塔,几个年轻僧侣执竹帚,唰唰地扫去落叶,尚幼的那个扶着独轮车跟在后头,时不时发上一会儿呆。

兰纳王朝时,这里的政治地位相当重要,现在几乎找不到一点点当时显赫的迹象,沉睡了几个世纪的小山城,而今只有美丽依旧。

民宿酒馆设计店铺

老城在拜河的左岸,上个世纪70年代左右这里还是个颇为复杂的地方,来往着金三角地区的游兵散勇、鸦片种植者、毒枭以及想去长颈族部落猎奇的西方背包客。到了80年代,毒品被取缔,散兵游勇和毒枭被招安,并在更

远的山区有了土地和合法身份。当年年轻的欧美背包客们已不再年轻,他们厌倦了流浪和过眼风景,于是找一个泰北的妻子留在拜县,生几个混血孩子,开起嬉皮的民宿、酒吧和西餐馆,迎接下一波背包客的到来。

曼谷的小资们也来了,开起设计店铺,出售手工艺品、、起司蛋糕、刺青、卡布基诺、薄荷鸡尾酒……不同的酒吧每晚都上演不同的节目,而且时间错开,拜县夜不眠,凌晨五六点才肯睡去。

禅意和世俗皆有味

所以,黎明时分的拜河总是静无一人,巨型竹轮水车兀自转着,河面青荇漂荡,河边竹楼和拜县标志性的红邮筒此刻全浸在雾中。

昨夜吹笛子的男人、独自小酌的女人、休了学来亚洲冒险的年轻哥们、想找乐子的英国妞儿,统统不见了,拜县忽然现出了静谧模样,好比你从某人安静的表情里瞥见了真正的内心。

雾慢慢散去,山影起伏,被晨光渲染至美:浅蓝、淡紫、胭红、幼粉、橘红、金黄……抻腿坐在竹桥上,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且听风过竹林的声响。

一条狗的出现打破了这种禅意般的长久宁静,它匆匆跑过竹桥,把我引向河的对岸。鬼佬们都还睡着,早市显然得到晌午才能热闹起来,只是当地人已经躺不住了,当第一缕阳光照上銮庙(WatLuang)的白色尖顶,修车的、出摊的、卖菜的、煮米线的、刨木瓜丝的、贩水果的,一下子全冒了出来。

过一条深巷,喧嚣顿时匿于耳后。紫色牵牛开得肆无忌惮,高脚屋里的人正在往墙上挂国王的像;再穿一条马路,有间小诊所,只一位医生和一个护士,门口排了许多待诊的人,泰族、华人、傈僳人,还有个蒙着纱的穆斯林女子,全都恭敬等候,像在等候神的召见。

而我已然身在伊甸。

TIPS: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重走青年路 探访五四运动策源地
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www.cabet288.com:山长、龙鞭、密告:南昌百年豫章
  2. 高低相差70余万 谁是大学里的“富教授”?
  3. 王全安的尴尬
  4. 资本搅动P2P行业格局重塑
  5. 莫西子诗:回归彝人原野
  6. 乌戈和他那40个艳丽而沉默的小丑
  7. 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艺术众筹
  8. “这世上没有永恒的好设计”
  9. 极简中式风
  10. 官员退学“EMBA” 商学院教育被指“奢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