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怪谈第30期:悲情送别之悲壮的离歌|世界杯|怪谈

时间:14-09-16 04:10 责任编辑: 来源:足球风云 点击:

>

阿根廷人会无限惋惜,因为那本该成为王者的梅西最终还是差之毫厘。阿根廷队的失利只属于阿根廷,而梅西的失利则属于全世界。因为足球的世界里看惯了江山易手,而这个时代却依旧苦苦等待球王的出现。就像是所有人都会推崇亚历山大的伟大,而亚历山大帝国的土崩瓦解人们却很少过问。

世界杯大幕落下 德国队最终封王

阿根廷人会无限惋惜,因为那本该成为王者的梅西最终还是差之毫厘。阿根廷队的失利只属于阿根廷,而梅西的失利则属于全世界。因为足球的世界里看惯了江山易手,而这个时代却依旧苦苦等待球王的出现。就像是所有人都会推崇亚历山大的伟大,而亚历山大帝国的土崩瓦解人们却很少过问。

然而即便梅西真正封王,恐怕也很难如人所愿,成为第二个马拉多纳。马拉多纳如同电闪雷鸣,他的到来如同横空出世可望不可即。而梅西则是在电闪雷鸣之后苦苦等待的一场甘霖。空旷的原野没有人会无端仰望天空,突然间的闪电雷声只会给人们带来惊喜,但电闪雷鸣之后没有理由不去期待甘霖。只可惜人们久久盼望,但是未必能得偿所愿,谁说闪电雷声之后就一定有倾盆大雨?而梅西则是绵延小雨,他具备一切滋养干涸土地的条件,但是却无法在那个瞬间惊天动地,这也许就是梅西无限接近球王、却永远难以成为球王的无奈与尴尬。

马拉多纳是开天辟地者,有开创之功。而梅西呢?注定要做中兴之主,这是在马拉多纳的光环下历史早已安排好的定位。人们像对号入座般给梅西赋予了各种期待和价值观,这种浓墨重彩的期待似乎有些失真,但好在梅西也甘之若饴。但是“球王”这个称号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需要靠现实里实实在在的东西来满足一种超越现实的象征,因此球王候选人要克服场外的众星捧月,要在场内静下心来用一个人的肩膀克服无数次偶然性的刁难。而梅西就在无数次成功之后,终究倒在了最后一次的刁难上,皮球距离球门差之毫厘,但却谬以千里。当很多人在无数次感叹C罗生不逢时的时候,梅西心中似乎也在无数次为自己感叹呢?

此时此刻除了现实的残忍,我们似乎只能怪罪愿景的无情。然而对于胜利的一方,总会抽离出最雄壮的画面。德国队的胜利,就象征着一个典型的弑君者形象。

一群隐忍许久的年轻人,他们在动荡的岁月中锤炼了心志,养成了铮铮铁骨,在他们中间没有球王的候选人,但是却共同结成了弑君者的形象。严谨实用的德国人相信最直截了当的方式,那就是只有弑君者才最有可能成为真正的王者,王者之气总是眷顾在弑君者身上。

弑君者用一场大胜开起了征程,如今回味这场比赛,弑君者将西班牙斩下王座,王者之气在半空中游荡。7-1大胜巴西如同一篇昭示天下的征讨檄文,弑君者气宇轩昂挺进最后的殿堂,摇曳着招魂幡将王者之气纳入体内。决赛上弑君者被阿根廷人压迫了75分钟,王者之气终于灵魂脱壳,像四年前成就西班牙一样灵光乍现,同样113分钟的绝杀彷佛回到了四年前,而此时西班牙加冕的权杖,已经稳稳交到德国人手上。

世界杯的离歌没有凄凉只有悲壮,让人擦亮了双眼。新的荣誉让人狂喜,而旧的光环也不会褪色。德国队的强大终于不再被人惋惜,荷兰队的意气风发找到了应有的归宿,阿根廷站在宿敌巴西的决赛场上,而巴西的五星荣耀依旧难以企及。

(丹妮海格)

    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www.cabet288.com:山长、龙鞭、密告:南昌百年豫章
    2. 高低相差70余万 谁是大学里的“富教授”?
    3. 王全安的尴尬
    4. 资本搅动P2P行业格局重塑
    5. 莫西子诗:回归彝人原野
    6. 乌戈和他那40个艳丽而沉默的小丑
    7. 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艺术众筹
    8. “这世上没有永恒的好设计”
    9. 极简中式风
    10. 官员退学“EMBA” 商学院教育被指“奢侈品”